服务项目

 服务项目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3-17

人,活着活着就明白了,有的事可为,有的事不可为

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”总以为岁月很长,哪知道时光总是过得很快,在走过朝雨晚风之后,我们是否可以让心灵沉淀下来,给自己一个新的出口,以让今生不负韶华?


1 人生如梦,该起来吃“黄糕”了

有个姓卢的年轻人,是个“官迷”,早晚想着“出将入相”,可不知为何一考二考,甚至三考四考,都名落孙山。人生不得意,便成了个牢骚青年。有一天下地干活,在路边的小店里坐了坐,遇见一个姓吕的老者。人生总是充满偶然,这一次相见,老者给他了一个奇妙的“青瓷枕‘让他小憩一下。


头往枕头上一放,别样的人生便开始上演。娶了旺族人家的女儿做娇妻,考试及第,顺利当官,步步升迁;边境有难,走马边关,敌贼胆寒;由此,顺利实现“出将入相“的宏愿。可世事难料,一不小心被人诬陷,差点死翘翘。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皇帝终究是英明的,发现卢生是被冤枉的,便又让他官复原职。对于卢生来说,更可喜的是,几个儿子也非常出色,这简直是”完美人生“。唯一的不完美,就是皇帝太青睐他,以至于他不得不”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。死的那一刻,卢生突然发现,这名利绊住了他老年的自由——回到那一亩三分地上,静看云起云落。


卢生站起来一伸懒腰,才发现自己没死,刚才跌宕起伏的人生不过是一个梦。他再看看眼前的吕翁,觉得甚是可亲。如果卢生还要再倚一会儿“青瓷枕”,估计老者都得主动叫他醒来吃点刚才蒸的“黄糕”啦。


这就是所谓的“黄粱一梦”。


免费牛牛游戏下载手机版

这个故事太过消极了,它在某种意义上否定了人生的意义。人的一生,就是一个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追逐梦想,寻找那个“真实”的自己,期待遇见那个可爱的自我。有的时候,我们在人生的追逐中,渐渐地迷失了自己,过度地追寻自我本真之外的价值,我想,这个时候就得借助“青瓷枕”让自己入入梦,然后祈祷他像卢生一样顿悟。


无论怎样,每一个人,都在用不同的方式证明,我来过这个世界。


2 我的这二十年,以为自己踩着七色云彩

紫霞仙子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,她依然相信那个他是个盖世英雄,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她。


其实,每一个男人,在他年少的时候,都以为自己踩着七色云彩,或者将来有一天会踩着七色云彩。


我这二十年,活在大地上,却总以为自己在云端。


刚教书那会儿,满身的激情光芒,总以为将来“桃李棋牌牛牛游戏下载手机版遍天下“,还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教大学都可以。现在回头一想,觉得自己真得是可爱到可笑。


转行之后,以为遇见了春天,撞见了真伯乐,那个努力,白天纯粹不知道夜的黑。科室七八个人,干活的就我们两三个,还干得屁颠屁颠的,甚至废寝忘食到直接住在办公室连续几天不回家,就为了上报一个材料。年度考核的时候,平时那个上班嗑瓜子的人都拿了优秀,而自己竟榜上无名,不是非要自己“优秀”,而是觉得莫名的“失落”。后来有人说,你们那科室,原来就是想找一个干活的人进来。突然发现,所谓的伯乐,他只不过是想找一匹能干活的马,“千里”不“千里”的无所谓。


后来又跟过一个领导,热情,说的话那个贴心。于是又开始卖命,一年,两年,三年,四年,他天天关心你,大事,小事,公事,私事,他都很信任你,偏偏到了提拔的时候,他忘记了你。


别人,三年一小步,五年一大步,我呢,二十年,始终在原地踏步。原以为自己是个脚踩七色云的主,猛然回头,只有黯然哑笑。


梦想可以很美,但现实始终是明晃晃的阳光。


梦里有多惬意,醒后就有多悲伤。说的,大概就是我吧!


手机版游戏牛牛

3 李广已老,冯唐获封

李广,的确是个英雄。我的身边就不乏这样的李广。他是专业技术出身,所以,在部门里,他的话那就是一种权威。可是,渐渐地,部门把他边缘化了。原因很简单,他性格不好,别人问他,他是大嗓门的回话,那话里似乎还带着情绪,不知情的人,以为他在训你。人吧,其实是个好人;可是,作为同事,谁都不欠谁的,干嘛要在你那让脸面上不好看,自然而然地,大家是能敬而远之则敬而远之。而且,这个世界上从不缺人,也不缺专业性的人才,这个世界,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。李广呢,论单兵作战,那是从不输谁,专业技术很强。可战争,终究不是一个人的事。有一种人,你惬意了,大家就得都难受。所以,李广始终是李广,当卫青、霍去病出现在舞台上的那一刻开始,便意味着他已经老了。老了的,不是岁月,而是这个时代不再适合他了。


相反,冯唐是幸运的。年龄老了老了,结果和汉文帝一通聊,质朴的汉文帝一乐呵,说,给你压压担子可好。冯唐说,廉颇虽老,但还能吃几碗红烧牛肉哩。汉文帝说,不错,我很欣赏你,去边境任个职吧。


人生的成就,与年龄无关。


人生的开始,也与年龄无关。


炸金花游戏下载手机版

4 人生,就在可为与不可为之间

“青瓷枕”上醒来,卢生看开人生,安于田园;如果换成张生,也许感叹韶华易逝、人生不易,从而变得更加奋发有为也未可知。


人生,选择很重要;不管是选择做卢生还是张生,但都得先醒来,而后前行。在前行的路上,我希望,我们的前半生是李广,后半生则是冯唐。——前半生可以任性,可半生必须要冷静。


老子说过一句很拽的话:道常无为而无不为。


如我,回首二十年,依旧原地踏步,如梦境一般。梦醒了,是继续照以前的梦境走下去,还是改弦易辙?


这的确是个值得人思考的问题?


我算过一笔账,一个人,正常情况下,从九品到一品,至少得三十年;从组织外到组织内,至少得两年;而且,三十五岁是一个分水岭。于我,三十五岁已过,目前连九品都还不是,更算不上是组织上的人,所以,如果再在这方面抱有天大的想法,那就显得太可笑、太可爱了。这是我“不可为”的方面。


然而,人活着,总不能是一潭死水吧!所以,我可以发展自己的业余爱好;可以在允许的范围内想办法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状态;既要活得风清云淡,也要活得色彩斑斓;……。这都是我“可以为”的方面,岂能因为自己年近四十而有所放弃。


人的前半生为梦活着;人的后半生,就得学着为现实活着。为现实活着,用老子的话说,就是该知道,什么是可以努力能实现的,什么是瞎子点灯白费蜡。


“我辈岂是蓬蒿人,仰天大笑出门去。”人可老,做事定要低调,但心态,还是得有点范儿,这样,才能在可为与不可为之间悠悠然地惬意地行走。说不定哪天撞见个汉文帝,他一高兴,问:还能吃几碗饭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