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项目

 服务项目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3-16

青年军官应该多关注关心

剑客高天 三剑客


题图/大唐


你对现状是不是有些许的不满?


你是不是感觉亏欠父母、妻儿太多?


你现在的工作状态是不是每天24小时制?


没错,你答对了,这就是军人。


但今天不是来诉苦,只是因为最近看到了一句高赞的话:“如果可以,我愿意军官转成士官。”


着实让我吓了一跳,这都是咋了?


一个曾经有军官梦的士官故事。


13年前,他下连后,来到某机关直属连队。可以说,论才干,论表现在单位都是数一数二的,可谓是士兵里面的“老大”,军衔不高,能力超强。


而他又把握好机会,在义务兵第一年期间因自主创新了一套有关士兵训练法的系统,获受机关好评,在年终获得“三等功”一次。晋升上等兵后,参加一次联合军事演习,获得个人一次“三等功”,按照部队的相关规定,有两个三等功再加上副班长命令,在13年前提干是没问题的。


可不知道为什么,他最后与提干失之交臂。这么多年了,其中原因,不做解释。


因为同属一个大单位,又是老乡,私下关系也不错,前两天在微信聊天,问他:“休假在家里干什么呢?”视频里的他,正在抱着孩子喂饭吃,很幸福的样子。


我后来在和他聊天当中,问了一句:“当初提干没成,会不会觉得很遗憾呢?”


“会的,当初很多士兵来部队,提干考学都是目标,但现在给我一个军官也不干,哈哈哈哈,别问我为什么。”


如今的他,服役第13年了,四级军士长的他,虽然褪去了当日的荣耀,但多了一些岁月的洒脱和成熟,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命运能给你的,你不一定能够接得住;接不住的话,就要换个活法。”


牛牛手机版下载

在军旅,人总得经历些什么,才会品尝到白开水喝起来也会很甜的。



一个是军官想成士官的故事。


我当初带过的一个兵考学成功后,去年毕业被分配到某陆战队,可以说,圆了他儿时的梦。


来单位看我,让我眼前一亮,褪去了当年稚嫩的面容,多了一些成熟。当年他是我的兵,如今按照军衔等级,我成了他的兵。见面的那一天,我本来想和他拥抱一下,没想到他给我敬了一个军礼,弄的我措手不及。



那天聊了很多,也替他感到高兴,单位的一些老人都知道,他是我带过兵当中最优秀的。


手机版棋牌牛牛游戏

原本在我看来,这样优秀的人能够去陆战队,前途似锦,可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中,我从他的言语中,读到了青年军官的无奈。


“如果可以,老大哥,我想当个士官。”这是他打完电话,给我发微信里的一句话。


看到这句话,我在微信上来回敲打文字,着实着急,又能理解他的话,删了又删,寻思了半天,最后给他回复了一句话:


“想过就好,别当真,当真你就输了。”


关于青年军官的无奈,这里不做过多阐述,想必有类似经历的人,一定能够解析剑客没说完的内容。


军官这个群体,特别是青年军官,太需要关注。为什么要这样说呢?


可能会有人说,你还是多关心关心士官吧。


对于士官未来的发展路径,剑客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一句:士官,会越来越好。说这句话是有依据的。

棋牌牛牛游戏下载手机版


依据一:士官长的试水。士官长的推行制度,可谓是开创了士官第一个在军旅的路径发展。这项创制,尽管有的单位水土不服,夭折了,但并不代表它没有地位和发展空间。据某单位反馈的信息里,士官长正在基层连队演变成单位的“士官连长”,作用也是凸显很大。


依据二:“官改士”的试水。士官参谋、士官助理员等在一些基层乃至机关都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,有编制保障,晋升空间大,坐办公室,和军官高谈阔论,与首长直接对话,这在13年前是很难见到的。


依据三:士官名称改“军士”。别小看这个名称的改变,当年红军的名称到如今的“中国人民解放军”,每一步的名称更改,预示着一个时代的到来。军士的名称自古有之,如今这个名称的作用,不是如有些士官说的“只不过是改一个名字而已”,近些年我军参加外军的活动越来越凸显军队力量的强大,士官成了先锋队。


依据四:退役机制。士兵转改文职,逐月领取退役金,光这两项措施,已经是能预见它对士兵未来退役后的保障机制,士兵转改文职制度措施,短期内有瑕疵,有不足需要完善的地方,但在士兵退出机制上有了同军官的考量;再来说逐月领取退役金,不言而喻,是关乎士兵退役后的“钱袋子”,这项制度目前还在认证当中,但会成为士兵退役后的保障主流。


依据五:士官在两地分居费、探亲路费、看病就医、子女入学、军人家属保障等方面,都在逐步推进,也与军官的保障措施差距变得越来越小了。


这些依据,要承认,也要认可,这是军队推进深改的蓝图,也是完善士兵保障的标本。


说完了士官,该说一下军官。


在评论区看到一句这样的留言:“我在等一个好领导的出现。”说这句话的是一位士官。


我能理解他这句话,但不认同他这句话。前几天剑客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关于士官成长路线图的量身定制,有军官在评论区里说“我都没见过有军官的成长路线图。”


每个人站位的角度不同,所发出的言论也就有不同,这是基于身份的认定。

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察觉到?关于士官的路径发展,从上层建设到机关指导基层,再到军事媒体,都在释放出一个信号:士官,太重要了。


而反观军官近些年的发展路径,形势不容乐观,这不是句空话,作为士官我都能感受到,更何况军官呢?


为什么有“军官想转士官”的想法?其实这就是一个伪命题。这要是放到70、80年代是不敢想象的,而如今有了这个想法,说明了什么?


军官的职能属性。近些年来,特别是军队改革推进,对军官的要求变得更加有挑战。从一系列的制度措施出台,军官的任职压力越来越大,晋升考量路径发力不足,对备战打仗的领导体系,提出了更高的使命要求。军官的“上篇章”要有建设,“下篇章”要有兜底,“前慢后快”的发展后置,导致部分军官自我身份的认定有了质疑,甚至不再认可。


军官的退役机制。士官获得军官身份,可以有提干、考学等运行机制,但军官转成士官,剑客好像找不出一条现行的政策依据。深入思考,士官的晋退机制比军官多元化,有进有退,而军官身份的晋退机制比较单一化。


如果下次再说“我想转成士官”之类的话,请认真说一百遍,你会发现,说的越多心里越没底,不信你可以试一下。


当然,很多人看到的是军官福利待遇比士官好,这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如此,可最终要解决的是什么?盯着军官不放,可以拿它当做一面镜子,但更重要的是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是谁?


军官也好,士官也好,都是双方的一面镜子。


一点希望吧,借用职业化改革任务目标中的一段话:


硬化退役条件,强化依法退役,拓展安置渠道,实行退役安置与服役贡献挂钩,保证军官服役越长、贡献越大、退役安置越好,使军官在最能发挥作用的职业“黄金期”稳定住,在发展潜力受限时引导及时退役。


最后说一句话:看不见雪的冬天,我们把它当春天好不好?